研究会党建

更多...

会员企业

会员风采

更多...

当前位置:河源市巴蜀文化研究会 >> 协会会员>>学子园地>> 阅读文章

璇子的春天

来源:研究会办公室 作者:唐璇 点击数:1608 更新时间:2014/7/8 [ ]

璇子的春天

广东――重庆――广东,这是我12岁的生命历程,它就像一个大大的圆圈,但这个圆圈的每个点上都有爱和阳光。

我叫唐璇,重庆人,出生在广东。200099日凌晨,在广东省惠州市妇幼保健院妇产科,一名重3千克的女婴呱呱坠地,那就是我。据说我是按耐不住妈妈上班工厂那繁杂的噪音而比预产期提前20天“逃奔”到这个世界的。我匆匆的到来,带给年轻父母的是无限的惊喜和手足无措。听说我生下来就哇哇大哭,翘着小嘴找东西吃,当时妈妈还没有母乳,爸爸看到我这幅饿相急得满头大汗,在医生的辅导下,爸爸用一个小勺喂我牛奶,我“巴嗒巴嗒”地吸得津津有味,不再哭了,后来,爸爸还学会了用同样的方法喂我吃果汁等东西。

取名为璇,据爸爸解释,是因为当时的体育明星刘璇,爸爸希望我和她一样,既长得漂亮事业又有成就。

日子苦并快乐着。爸爸和妈妈都在广东打工,生活条件较差,我们一家几口挤在十几平米的出租屋里,爸爸和妈妈把仅有的一些简易的家具整理得井井有条,还买来很多卡通图片贴在墙上,使这个小屋也变得格外温馨,爸爸还常常把我捧在手心里放到盆里洗澡,让我枕着他宽阔的臂弯睡觉,每次抱我出去玩时,细心的爸爸总对我的打扮不满意,他会重新把我精心地包裹一番,还会在最外层的包布上洒上淡淡的香水,别人看到我又整洁又漂亮,总会赞不绝口,爸爸心里美滋滋的。

这种日子没有维持多久。妈妈和爸爸所在的工厂倒闭,一时难以找到工作,无奈之下,他们只好把刚满岁的我送回了老家――重庆酉阳,交给爷爷奶奶带,就这样,一岁的我,就成了留守儿童。

在老家,我是爷爷奶奶的“掌上明珠”,他们对我疼爱有加,但我离开爸爸和妈妈开始的几天,我不停地哭喊,要找爸爸和妈妈,爷爷和奶奶使出了浑身解数才把我哄住。从此,我被泡在爷爷奶奶的蜜罐子里成长着,成了一个无忧无虑的“小公主”。

在我两岁多时,因为奶奶生病做了手术还没康复,不能为我扎小辫,爷爷又不会此“绝活”,怎么办呢,经二老一商量,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,哄着把我的小长辫给剪了,换了一个小平头的发型,这下可闯了“大祸”了,我又哭又闹要求他们还我的长头发,这件事也成了我以后“要挟”他们的“把柄”,只要有不依我的时候,我就开玩笑逼着他们还我的发辫,我活脱脱变成了一个“刁蛮公主”。

爸爸和妈妈在外地也很想我,三天两头打电话问寒问暖,关心着我的成长,我有时在电话里也与他们咿咿呀呀,但我对他们的模样却很模糊,更谈不上什么感情,当时我的心里只有爷爷奶奶。有一次父母特地请假回老家看我,我躲在爷爷的怀里不肯接近他们,他们拿出很多好吃好玩的东西才算把我“征服”,但我的视线里必须有爷爷奶奶的存在。爸爸和妈妈经过一番软磨硬泡,好不容易说服我,把我带到60公里外的外婆家去探亲,白天还将就,只是偶尔念叨一下要找爷爷奶奶,晚上可就不依不饶了,一定要求见爷爷奶奶,无论爸妈和外公外婆怎么哄我都毫不领情,我整整哭闹了一个晚上不肯入睡,爸爸和妈妈也流泪到天亮。

我三岁的时候,当邻居家跟我同龄的小朋友都还在泥土里翻腾打闹,爷爷却把我送到了三公里处的县城去上幼儿园了,说来也怪,我打从第一天起就爱上了上学,爷爷开心极了,他仿佛看到了这个爱上学的孙女会有出息的一天似的。当爷爷第一次把我送上校车交给老师时,面对陌生的一切,我居然奇迹般地没哭,大方地跟爷爷挥了挥小手,我上了车看到爷爷还在微笑着目送着我,我还踉踉跄跄地挣脱老师的保护,硬是跑到车的后座去对着爷爷摇动着小手说再见,直到爷爷的身影在我的视线里退去。

老家的天气一到冬天就很恶劣,不是下雪就是下冻雨,我家离校车接我的地方还要走一公里的山路。多少个清晨,天刚蒙蒙亮,寒风裹着冻雨“噼噼啪啪”地拍打着窗户,气温降到零下几度,爷爷穿上鞋底带钉的防滑长靴,把我的书包往他的手腕上一挎,一手撑着雨伞,俯下身示意我趴到他背上,爷爷背着我冒着严寒踏着泥水一步一滑地向前走着,爷爷的脚步声打破了清晨的宁静。

雨水早已淋湿了他的前胸,爷爷因为受寒而发出几声喘咳,或是路滑而差点摔跤,年幼无知的我却发出阵阵幼稚的笑声,为了我能按时赶到校车接送点,他并没有放慢前行的脚步,我却安然无恙地伏在他那庞大的背上,毫发未湿。后来爷爷为了方便接送我上学,干脆买了一辆摩托车,每遇大雪冻雨,爷爷总把我裹上厚厚的围巾,我像一只小鸟一样依在爷爷的摩托车后面,有时我甚至把头钻进爷爷后背的衣服里,感受着爷爷那温暖的体温,爷爷却顶着风雪艰难前行。年幼的我只觉得是一种快乐,却无法理解爷爷的艰辛。

随着我慢慢长大,我虽然依恋那种自由自在的乡村生活,但我发现,除了爷爷奶奶的爱,我对父母的爱也同样的渴望,我很想回到父母身边。每当听到邻居家的小朋亲昵地叫他们的爸爸妈妈,哪怕是因为调皮而受到父母的一顿体罚,我都觉得是一种享受。每天幼儿园放学时,在门口翘首等待的家长们人山人海,当别的小朋友撒着娇扑向他们父母的怀里时,我的内心充满了羡慕,因为我发现等待我的只有我那慈祥的爷爷。有一次,幼儿园放学后爷爷来接我,我就是不走,哭着喊着要爸爸妈妈来接我,爷爷说爸爸和妈妈在广东打工不能来接你,我说一定是爸爸和妈妈不要我了,说得爷爷眼泪直流,爷爷只好打电话给爸爸和妈妈,爸爸和妈妈在电话里面承诺就回来接我后,我才停住了哭,跟着爷爷回家了。

一直以来,爷爷奶奶从情感上给我百般的呵护,从物质上总满足我的需求,给我买最好的玩具,带我吃遍了我们当地的土家族美食,但这永远也不能弥补我对父母的思念。我并不能理解父母在外打拼是多么的不容易,在我6岁那年,我一个劲地渲泄着对父母的思念,我每天总是不知不觉无数次拨通爸爸的电话,当听到爸爸的声音我又不知所措,不通话立马把电话挂断,我的这种行为触痛了爸爸妈妈的心。就在那一年,爸爸妈妈倾其所有积蓄,与朋友借了钱,在广东河源买了新房,决定把我接到他们身边一起生活。

2007年,我终于又回到了爸爸妈妈身边。来到了陌生的河源。河源属于客家语系地区,有独特的客家民俗风情和丰富的客家文化资源。山青水秀,拥有岭南第一大湖━━万绿湖。刚来那二十多天的时间里,我尽情地享受着爸爸妈妈对我的爱,他们一有空就带我出去玩,吃遍了河源的客家小吃,看遍了河源的山山水水,玩遍了大大小小的儿童乐园,我心里不禁对这里产生了依恋,我想要是能留在河源该有多好啊!

正值开学的日子,爸爸妈妈跑遍了河源的所有学校,可是我的户口不在河源,无法在河源入学,怎么办呢,如果在河源入不到学,我又只得回重庆老家上小学了,又要与父母分开了,我难过地哭了,爸爸妈妈常常把我抱在怀里,怕我突然从他们的身边离去。后来接河源市教育部门通知,父母在当地打工的子女可以在当地就读,这个喜讯把我们高兴得一晚上没有睡觉,第二天爸爸妈妈就在离我家最近的市二小报了名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刚来河源上学时也并不是那么容易,语言上的沟通就是一大障碍,我们班上大多数同学都是河源本地人,他们说的是客家话,我一句也听不懂,他们也听不懂我的四川话,我就像鸭群里的一只孤零零的小鸡,根本就融不到他们中间去。还是学校的一项规定帮了我一个大忙,学校规定所有同学都不允许说家乡话,必须说普通话,这样一来仿佛拉近了我和同学之间的距离。可是刚兴奋没两天,新的问题又来了,可能是因为水土不服,我绕着脖子长了一圈的红痘痘,妈妈带我走遍了河源的大小医院求医,用了不少的药,可是就是不见好转,我都不敢穿没衣领的上衣,怕同学看见了歧视我,后来还是去深圳一家医院看好了这个病。

第一学期,班上的同学还是没少欺负我这个外地人,同桌的小男生特别调皮,他总是无缘无故的把我的书撕毁或者在我书上涂鸦,有一次课间休息,他又故意把我推倒在地,害我脸上擦伤了一大块皮,还骂我是“北佬”,对于这些,妈妈看在眼里,痛在心里,她一边要求我不要去伤害别人,一边去跟老师理论,老师只好把对方的家长请来,带着孩子上门向我道歉。老师也在班上宣布同学之间要和睦相处。事后,我身边的同学对我友好起来。妈妈一直鼓励我不要自悲,只要我学习好了,各方面表现好了,老师自然会发现我,是金子在哪里都会发光。慢慢地,我自信起来,课堂上老师提问时,我总是高高地举起小手,通过第一次期中考试,我的成绩名列前茅,我还真得到了老师的重视,老师选了我当班干部,由于我敢管敢抓,我还被选上了当学校行政小干部。同学们对我也很好,生日时很多同学为我祝贺生日,我也常常参加同学们的生日“派对”。 

转眼间,我已经上六年级了,六年来,我不但和同学相处融洽,还多次报名参加学校组织的各种比赛而获奖,我一直是班上的五好学生和老师的小助手。

远离家乡在河源,但我一点都没有远离家乡人。2007年.河源市成立了巴蜀文化研究会,会员是由热爱巴蜀文化的四川和重庆籍人士组成,爸爸是研究会的会员。都是背井离乡的巴蜀人,在这里畅叙乡情,我也能感受到浓浓乡情。这个文化社团不但关心会员,而且也很重视会员子女的培养。每年都为会员子女庆祝六·一儿童节,连续几次和当地的中英文学校联合举办“童心飞扬·梦想启航”等庆六·一活动,特邀会员子女参加。研究会内部还开展“金色童年·快乐无限” 六·一儿童节活动。召集会员子女开展接力赛、拔河、丢手绢等丰富多彩的活动,还为每个小朋友赠送精美礼物,真让我们乐开了花,每年我们都很期待着这一天的到来。

研究会每年还举办一年一度的迎春茶话会,由会员及会员子女献上一台丰富多彩的文艺节目表演,研究会的文娱部长阿妮姑会组织几十名会员子女聚在一起,根据不同的条件和特长编排适合于我们的舞蹈、唱歌、朗诵等文艺节目,不光是上台表演让我们的胆量和素质都得到很好的煅炼,更重要的是排练的过程。我们这群来自四面八方的川娃子从不认识到认识,从陌生到结下深厚的巴蜀情谊。我们在一起认真的排练,中途休息时我们快乐地打闹嘻戏,“瓜娃子”“格老子”“啥子”等四川方言在我们中间自由播撒,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温馨。我们尽情地享受着研究会这个大家庭带给我们的温暖。

在感受乡情怀念家乡的同时,我发现我也爱上了第二故乡━━河源。在河源这风景如画的地方生活,我感到很幸福,在这里得到了爸爸妈妈爱的滋润,同时也得到爸爸妈妈身边的朋友对我无微不致的关怀,从学习上关心鼓励我,从人品上正确引导我,这些都让我受益很深。

广东―重庆―广东,我的成长地虽然划了一个大大的圆圈,但我的成长经历并不曲折,因为我在哪里,哪里就有阳光;我在哪里,哪里就有爱。我虽然曾经是留守儿童,但12年来,我一直很幸福,因为无论哪个地方都能感受人与人之间浓浓的情、浓浓的爱。

这情与爱,温暖了我——璇子的春天。